????其实光是七彩的,只是在黑暗里呆得久了,便看不到光的颜色了。

????楚颂不记得这句话是听谁说的,但她现在正躺在一片黑暗中。

????腐烂的泥土混杂着血腥味扑鼻而来,粗粝的地面划破她稚嫩的肌肤,但与她下体的疼痛比,背上的划痕不值一提。

????那痛楚像火烧,像刀锯,要将她从两腿间劈开。

????疼得楚颂想挣扎着起身,却发现身上有山压着般,压得她喘不过气。

????她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,在腐草的荧光映照下,她竭力睁大眼睛,可是旋即她双眼惊恐得几欲裂眶而出,压在她身上的不是山,而是一个满身血污的肥胖中年男子。

????男子耸动着,在她身上一起一伏,脸上肥肉震颤抖落油腻的汗水,猩红的眼睛睁大,喘着激烈的粗气道:“哈哈,半只烤青蛙……换一个雏儿,这鬼地方,终于让老子……赚到!”

????楚颂大惊,想要尖叫,但她的嘴巴却不受控制,没有叫出声来,而是在贪婪的撕扯、咀嚼、吞咽。

????而她大口咀嚼的,正是肥胖男子所说的半只烤青蛙。

????青蛙死灰色的眼珠子凸起,了无生气的看着她。口中的蛙腿一半焦成碳,一半仍流着生血,混杂着男子身上的汗臭,令人作呕的气味刺激着口鼻。

????楚颂要发疯了,她拼命想挣扎,可她的手脚依然不受控制,仍然在吃,大口大口得吃。

????一口、一口、一口、从蛙腿、到蛙身、再到蛙头。

????“咔嗤!”

????蛙眼珠子在她齿间被咬破,眼中的浆水在她口腔中迸射。

????如那同一时间,在她下身迸射的浆水一般滚烫。

????也一般恶心。

????她觉得恶心,恶心极了,恶心得她想立时抓起一块石头,把趴在她身上喘息的胖脑袋砸个稀烂。

????而她发现自己手脚已能动了时,她已经这么做了。

????“臭婊子,你敢……”男子满头是血,被砸得目光涣散,却狠狠瞪着她,满是凶戾。

????她心跳如鼓,身在颤抖,双手聚合在一处才能勉强握紧手中尖石。

????然后翻身骑在男子身上继续砸,不停得砸……

????男子起初是咒骂,随后是哀嚎,最后是只剩石头敲打肉泥的声音。

????以及嘈嘈切切,不知从哪传来的虫鸣。

????“吱——吱——吱——”与她敲打的节奏相合。

????在虫鸣声中,她想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。

????她本方修成人形的小妖,每日吸取日月精华,只求早日脱胎换骨。

????却在一日遇上一名人族剑修,剑修不由分说,打着除妖卫道的名义便将她擒获,却转手将她套入袋中,卖了出去。

????从那剑修言谈举止,显然这种生意早已轻车熟路,一个精光灿灿的法器,就是她出卖的价格。

????在布袋中辗转不知多久,待她再出来,已在地狱中。

????深不见底的坑洞,漫无边际的黑暗,处处可见的白骨尸骸,还有那如梦魇般的苍老声音。

????“想要自己活,就送他人死,像虫子一样尽情厮杀吧,活到最后的那个,才有机会重见天日,哈哈哈!”

????坑洞中不止有她,还有其他或人或妖,约莫百十口。

????起初,众人还能齐心协力,合作求生,但饥饿、猜疑、恐惧、以及无边无际的绝望很快压垮了他们的意志,让他们分崩离析。

????而从第一次流血开始,自相残杀就不可遏制的发生了。

????而她身为一个小妖,受孱弱的先天本相限制,让她即便修成人身,也斗不过一个寻常的壮年男子,莫说与人争斗,连如何独自生存下去都是一个问题。

????不知在洞中挣扎了多久,无尽的饥饿让她把理智、尊严消化殆尽,让她被一阵肉香吸引,然后饥肠辘辘的她卖了自己。

????不比第一次卖出一个法器的高价,这次的她,只换了半只烤青蛙,低贱至极。

????虽然现在,价码变成了半只烤青蛙和一个肥胖男人的性命,依旧低贱至极。

????砸到发软的手终于停下,她看着身下那滩血肉模糊的脸,看着自己满身的血污,胃酸不由倒涌入喉咙。

????强烈的呕吐感让她心里后悔,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干干净净的饿死,胜过这么污秽的活着。

????可即便她这么想着时,手仍紧紧捂住嘴,不让刚吞入腹中的蛙肉吐出,一点也不舍得吐出。

????将喉中呕吐物艰难吞咽回肚后,她笑了。

????她确认了,哪怕再卑微再下贱,她也想活下去。

????而她也找到了,让她即便在这个地狱中也能活下去的武器。

????于是,她用石片割下了男子两片腿股肉,随后站起身来,一对蝶翼在她裸露的背后舒展开来,抖落翼上血污,双翼依旧纯净通明,宛若幽夜中的林间精灵……

????已经贱卖过一次,那多卖几次也不会变得更贱。

????第二个,与第一个同样,阴暗绝望的极端环境,让他蜕变成只剩杀与性的本能的野兽,靠着骑在她身上来宣泄着心中的恐惧,却忘了在这无底地狱中,再柔弱的女子也可以是捕食者。

????第三个,谨慎的让她差点失败,直到她装出受惊的样子跪地求饶,将头低低垂下,却又在跪伏时“不经意”的卖弄姣好曲线。对方的呼吸才逐渐喘着粗重急促,然后解开了裤袋。

????第四个,是一个少年小妖,年岁应比她还小,看她身子时只敢偷偷瞟,瞟一眼就脸发红,还是在她引导之下完成了成人礼,完事之后他也好像变成了男人,搂着她叫姐姐,拍着胸口发誓要带着姐姐一起逃出。借着他的力量,确实也除去了几个威胁,但不久之后,他在与争斗失去两条腿,又变回了原本幼稚的少年,哭哭啼啼的喊着姐姐,求她让带着他一起逃,她怕他的哭声引来其他人,于是用最简单的方法让他别再哭了。

????一次又一次,色诱,利用,挑唆,背叛……她变得麻木,也变得越来越熟练,阴暗的万尸坑成了她二次蜕变的蛹室,让她浴血升华,将心中无用的廉耻、道德、怜悯舍弃,又从无尽血肉尸骸中吸取残忍、狡诈、恶毒填补了心中的空缺。

????终于,等到了破茧的一日。

????那一日,久违的光线照入漆黑洞窟,却并不见七色光彩,只白惨惨的,毫无温度,照在身上也越照越凉。

????那苍老的声音再度响起,但她已听不见了,她的耳边早已被聒噪虫鸣声充斥,从第一次沉沦起,永不停歇……

????-=-=

????“别叫了,你们不要在叫了!”楚颂捂着耳朵痛哭,好似一瞬之间历经地狱千劫。

????赵雅却在冷笑,却像石雕饱经侵蚀早已麻木。

????哭与笑之间,一股诡异的悲戚弥散,侵染在场众妖。

????“公子,她不是谷玄牝?”韩赋终于不堪忍受这怪异的氛围,开口问道,种种迹象,层层推论,将赵雅的嫌疑不断放大,可确凿的证据摆上台面,结果却是出乎她的意料,令她不由看向公子翎,寻求解答。

????“本来也没说是啊。”却见公子翎仍不显意外,理所当然的回应。

????“可你方才明明说……”韩赋说道一半,戛然而止。

????公子翎道:“察觉到了?本公子自始至终,说的都只是杀害你夫君的妖是谁。”

????秦风也未料到这种变化,忙问道:“你是什么意思,是雅姐她杀了铁山,但她却不是谷玄牝?”

????公子翎道:“为什么你们会觉得杀铁山者就是谷玄牝,因为铁山死前留下讯息,他以皿覆虫,暗示了一个蛊字,让我们觉得杀他者是谷玄牝,可若这讯息其实不是铁山所留呢?”

????秦风一怔,显然被问住,皱眉不语。

????公子翎又道:“倒不如说,若真是谷玄牝杀了铁山,有一个问题就很难解释,铁山死是发生在半夜,尸体被发现是在清晨,这期间有的是时间,谷玄牝为何当时不将铁山体内蛊虫取走,却要在事后冒着暴露的风险再下手取蛊虫?”

????“或许是行凶之时惊动了谁,让他急着离开,又或许他还有别的计划?”秦风说着,可都是无根据的猜测,终于放弃了思考,“那你说雅姐若不是谷玄牝,她为什么要杀铁山?”

????“是啊,为什么?本公子也一直在思考这问题,但直到这一刻才确定。”公子翎锐利目光看向赵雅,口中再出惊人之语,“赵雅杀铁山,是为了帮我们对付谷玄牝。”

????韩赋睁大眼睛道:“杀我夫君,是为了帮我们?这……这是何道理?”

????公子翎道:“谷玄牝对铁山体内的寄身蛊势在必得,因为寄身蛊对他而言是一柄双刃剑,落在他手上,固然是能成为他的一个重要筹码,但若落在我们手上,却也是对他的最大威胁,楚颂发现的蛊虫相噬特性便是明证。有寄身蛊在手,我们就有可能借蛊虫相噬的特性,发现谷玄牝藏在山庄的寄体。而只有杀了铁山,才有机会将寄身蛊送入我们手中!除此之外,杀了铁山却伪造成是被谷玄牝所杀,正提醒了我们谷玄牝已在山庄之中。现场遗留的线索,引导我们顺藤摸瓜找到《博观虫鉴》,知晓了我们所中的是何种蛊毒。而留铁山体内寄身蛊为饵,更是将谷玄牝寄体的嫌疑者范围缩小到了区区数妖。我们能展开反击,没有在一无所知间就失去全部记忆,一切的逆转,都是从铁山被杀开始!”

????“不可能,这不可能!会这样做,证明她早知晓我夫君体内有着寄身蛊,可我夫君曾是蛊奴的事我都不知道,雅姐若不是谷玄牝,那她又怎么会知道?”韩赋无法相信的摇着头。一开始,她被告知是赵雅杀了铁山,虽同样痛心疾首,却也能给她一个原谅赵雅的理由,因为她认为赵雅是被谷玄牝寄体,身不由己。

????这样,可以让已失去夫君的她,不会再失去一个从万尸坑一同爬出,同舟共济过的好姐妹。可当她好不容易接受,却又被抛出一个更残酷的事实,赵雅杀铁山并不是身不由己,而是出于她自己的意志。

????秦风也反对道:“这说不过去,雅姐是山庄总管,与我们一起对付谷玄牝是天经地义。她既知晓谷玄牝存在,也掌握了我们不知道的信息,直接告诉我们便是,何需采用这么极端的方法?”

????公子翎叹了一声,道:“你的问题,和韩赋,其实有着共同的答案,我也是看了楚颂的反应才确定真相……”

????“不要说!”此时却听一声尖叫,打断了公子翎的话语,发声者竟是楚颂。

????楚颂好像从癫狂恐惧中恢复了几分神智,但情绪依然激烈,一双通红泪眼看着赵雅,又看向公子翎,有同情,更有恳求,“求求你,不要说出来!”

????公子翎也长叹一声,默然不语。

????“莫要滥用你的同情心了,都说到这份了,还差最后一句吗?”却听赵雅终于开口,她笑着,讥嘲着,“我会知晓一切,却不愿明说,因为我和铁山一样,都曾是谷玄牝的蛊奴!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哈密瓜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987book.com/book/80818/74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