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小丁眼神有些让宋晴天感觉有些陌生,可是他一如既往的笑容却又如此的熟悉。

????这一刻,宋晴天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,她似乎从来没有看清过小丁,他的笑容温和,风轻云淡,根本看不到他内心有任何的喜怒哀乐。

????所谓的“喜怒不形于色心事勿让人知”莫过于此

????他走近宋晴天,笑容如同春风般和煦。

????“晴天,师傅刚才说的很对,我对于管理来说,丝毫没有兴趣,若不是师傅年迈,经营管理朱雀玉器店心有余力不足,我也不会一直管着,那些鉴赏玉器古玩的事情我反而更乐意去做,如今师傅看重你,我也觉得你有这份能耐,你就答应师傅吧。”

????小丁的言语十分的恳切。

????宋晴天脑中转了无数个圈子,世界上真的有中一样对于名利如此淡薄的人吗?

????自己何德何能?对朱雀玉器店毫无建树,也没有发挥过自己一点的能力,仅仅靠着孟天星和小丁的赏识,就拥有一个声明巨大的玉器店的拥有权和管理权。

????何况,她爸爸宋东风还是偷窃了田黄石的人。

????这让她心中有些许的不安。

????小丁又道:“师傅身体不好,这是他最后的愿望,你也不能辜负师傅心意,想办法让你自己来到洛阳,好见到你和你商量此事。”

????“我来洛阳是孟爷爷……”

????宋晴天想到潘凤年的疑虑,小丁并没有带着田黄石回洛阳,而是留在了庞凤年的手中,估计就是孟天星的计划,猜测到潘凤年必定会心中不安,去找她一起来到洛阳。

????她下意识的看了孟天星一眼,孟天星朝她点点头。

????活得久,都成了人精,宋晴天的心思在孟天星的眼中,似乎都是透明的。

????“晴天,小丁说的没错,你想的也没有错,我这身子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熬不住了,如果不能给朱雀玉器店一个妥善的安排,这是我一辈子的心血,我走的都不安生。”

????“孟爷爷,你老别说了,我答应你。”

????孟天星这话有点临终遗言的感觉,宋晴天不由得心里酸酸的难受,教她如何不答应。

????孟天星呵呵一笑:“这就对了,我想让我的心血长久存世,你也能在经营的时候赚钱,这对于你我来说,都是好事情。你现在等于是在帮我保留基业,替你爸爸管理玉器店,希望你要想明白这些,心里就能坦然。”

????这样的道理虽然有些勉强,但是却能让宋晴天心里更容易接受。

????宋晴天心中暗想,孟爷爷如此看待我,我必定不辜负他,他老人家一生向善,他的这份基业好好给他打理,盈利的钱财全部投入到慈善事业上面,才能不辜负孟爷爷的托付。

????虽然心安理得的接受了,可是不知怎么地,宋晴天的心莫名沉沉的。

????孟天星身子不好,坐了片刻就觉得困乏,小丁扶着他去休息的时候,提醒宋晴天去给赵雷鸣打个电话,他的办公室里面就有电话。

????宋晴天去了小丁的办公室中,房间里面的桌子椅子都是古香古色的,摆设更是古朴典雅,琴棋书画一应俱全,一看就是个十足的古典文化超级爱好者,就连电话机的外表也被做成蓝色掐丝珐琅工艺的缠枝纹牡丹花纹,和整个办公室的基调没有丝毫的违和感。

????赵雷鸣接到电话以后,听闻有自己亲生母亲的消息,不由的激动万分。

????“太好了,晴天,我把事情处理好,连夜就坐车去。”

????“那你注意安全。”

????“我会的,对了晴天,今天铁路局的姜叔叔来找我了,说是他打听到了何国华的下落?”

????“何国华现在哪里上班?还在铁路局上班吗?”

????赵雷鸣有点失落,“姜叔叔说,他打听到何国华似乎在鄂州工作,是不是在铁路局他也不清楚,他的意思是在铁路局犯了重大事故的人,应该都不会在铁路部分工作了。”

????“有他消息就好,即使他不能帮到我们,你也该去感谢他帮赵庚举读了一高。做物流的事情我们还要很多要商量的事情,知道何国华的下落就好,等我们从洛阳回去,再详细商谈这件事儿。”

????挂完电话,小丁不知是什么时候站在门口。

????他笑着说:“你不介意我刚才无意听到你打电话吧?”

????“师兄,这有什么介意的,反正这是你的办公室,我打电话又不是说见不得人的事情。”

????宋晴天说完,觉得对小丁的称呼似乎不对。

????小丁是爸爸宋东风的师弟,这样叫就是差辈了。

????她有点不好意思的说:“那个,我似乎不应该叫你师兄,你和我爸爸是同辈的,我以后还是叫你丁叔吧?”

????小丁摆摆手,风趣的笑道:“晴天,我有那么老么?”

????宋晴天也听潘凤年说过,小丁三十四岁了,可是看起来就像是二十四五的样子,如此保养得益的男人,自然想年轻些,自己称呼叔叔也不合适。

????“这似乎是个难题哦。”宋晴天把自己的难题甩给小丁,看看小丁是什么意思。

????小丁说:“你可以和师傅一样的叫我小丁就好。”

????“这也不妥吧。”

????“你以后就是朱雀玉器店的老板,我是你是下属,叫小丁理所应当的。”

????小丁这样的谦卑,长相年轻,不愿意别人用辈分称呼他,宋晴天干脆折中处理,“那我叫你丁哥吧,和我爸爸个按个叫。”

????“这个主意不错。”

????“丁哥,我似乎知道你大名呢?”

????“丁涵,这是师傅后来给我取得名字。”

????宋晴天觉得这个名字非常符合小丁的气质,一听就感觉是个有涵养的人。

????小丁笑着问:“我刚才在你电话中听到了你似乎在打听什么人?”

????“何国华。”

????“何国华?是什么人?”

????宋晴天给他解释了找何国华的目的,说了希望得到铁路局的一些优惠的政策,做个物流公司的想法。

????小丁听完,脸上露出了匪夷所思的神情。

????“你怎么会有这样的先进想法?”

????“先进?”

????小丁笑着解释说:“我是说,你的想法很奇特,很有远见,你说的什么什么物流的,应该很有发展前途,做起来那是源源不断的资产进入腰包。虽然你说的有难度,但是我觉得可以试试。”

????“你觉得这个事情可以做成?”宋晴天以为,这个年代的人,思想远远没有那么开化。

????借助于国家铁路局,做私人的物流公司,这年代谁敢想吗?

????这小丁的思想很是有些与众不同的魄力。

????小丁笑道:“我是相信你的能力,当然你如果需要我帮忙,我会义不容辞的?”

????“帮忙?”

????“对的,因为你说的原先在郑州铁路局出事故的何国华我认识,他现在确实是在鄂州工作的,你不是要找他吗?”

????这真是意外的惊喜!

????随即宋晴天就有些忧虑,即便何国华在鄂州工作,不在铁路局上班,也是徒劳无功。

????小丁笑道:“何国华当年被郑州铁路局停职以后,被调到鄂州武汉铁路局,做了一名默默无闻的铁路检修工,因为之前火车出轨的错误操作在他心中留下了阴影,在他工作的三年期间,勤奋认真,没有出过一次错误,被武汉铁路局的领导看中,慢慢的提拔做了其他的工作,何国华从此走上了行政的道路,在铁路局混的还不错。”

????听闻何国华在武汉铁路局上班,宋晴天的心一下子就踏实,能和铁路局扯上关系,才能在和铁路局寻求合作的时候帮到自己。

????不过,宋晴天有些疑惑,小丁怎么对何国华的事情如此的熟悉。

????小丁解释说,何国华的老家就是洛阳的,他出事以后,停职后就回到了洛阳的老家,每日心中郁闷,也为自己犯下的错误自责不已。

????闲来无事,他就来逛朱雀玉器店,看一些古玩玉器之类的,一来二去就和小丁熟悉了。

????何国华调到武汉工作以后,小丁去云南一带进购玉器会路过鄂州,总是会替他的家人给他带一些东西,如此以来,两人的关系就更加的密切了。

????小丁本是不想偷听宋晴天打电话的,不过听到何国华的名字,他好奇才听了一阵子。

????宋晴天笑道:“丁哥,看来这件事需要你帮忙了。”

????小丁也笑着说:“我和何国华这些年来关系不错,如果我找他帮忙,他肯定会答应的,不过何国华出了那回事儿以后,他做事情严格的讲究规整制度,在不违法国家的政策情况下,他才会去帮人。”

????“你放心吧,我从来不做违法的事情,我只想看看有没有优惠的政策,有利于我们开办物流公司。”

????“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,等处理完赵雷鸣妈妈的事情以后,我就动身去武汉一趟。”

????“赵雷鸣的亲生妈妈能有什么事?不是说有她的消息,还要处理什么?”

????“说来话长了,这事儿要等赵雷鸣来了才能说清楚,我一时半刻也没法给你说明白。”

????宋晴天大为不解,这里面又有什么剧情?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哈密瓜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987book.com/book/97621/504/